小瓶子

六月有一群人    拾掇很多的衣裳和行囊
他们在一个不点灯的夜晚从高楼上撕碎很多棵树
他们走了
带走考场外的几场雨    把行囊和衣裳一件件穿上得以告别的冷
九月
他们又是的一群人  一群除了自己以外以前是没有的
他们在灯豆如星的夜晚  在很多月亮的一个地方
得以诉说六月前的心情

他们说他们这一群人
相逢和告别都太扑朔迷离
不是一场雨  告别也不是
它是糖本身  越熬越黑
是青春的一剂最苦的药,常吃到的甘味
2017.6.8.小瓶子。

评论